<strong id="o7olu"></strong>

        <kbd id="o7olu"></kbd>
      1. 王旭东接棒单霁翔出任故宫新“掌门” 为什么是他?

        2019年04月10日09:3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王旭东接棒单霁翔出任故宫新“掌门” 为什么是他?

          故宫新“掌门?#20445;?#20026;什么是他?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4月9日电 题:故宫新“掌门?#20445;?#20026;什么是他?

          记者 宋宇晟 上官云

          综合报道,4月8日,执掌故宫博物院7年的院长单霁翔退休,在回顾单霁翔七年故宫工作的同时,不少人感叹“下一任院长压力山大啊”。

          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就是这位“网红”院长的继任者。而在此之前,王旭东已在敦煌研究院工作了近30年时间。

          资料图:2019年3月底,王旭东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杨艳敏 摄

          “我?#26377;?#30340;梦想是当一名水利工程师”

          “我?#26377;?#30340;梦想是当一名水利工程师。因为我出生在甘肃农村,那个地方非常缺水,我小时候经常看见那些水利工程师或?#38469;?#21592;扛着三脚架、经纬仪在修水渠,我特别想长大?#38498;?#21644;他们一样。”

          和大多数人想象的?#29004;?#29579;旭东最初的工作和文物、艺术毫无关系,而是一名工科生。

          他能到敦煌工作,其实很偶然。1991年,敦煌研究院招地质工程人?#20598;?#20837;莫高窟石窟保护。在老师的推荐下,王旭东“决定去敦煌看看”。在这之前,对敦煌他只记得父亲曾去那儿旅游,还在莫高窟九层楼前留?#21834;?/p>

          资料图:敦煌莫高窟。敦煌研究院供图

          就是这一“看?#20445;?#29579;旭东被莫高窟独有的神韵吸引,决定留下来,从事莫高窟壁画及土遗址保护工作。他回忆,“刚来莫高窟时,每天都要扫沙子”。

          但对于敦煌壁画,王旭东彼时并没有太深刻的感受,以一个工科生的视角来看,只觉得它们是土、是矿物,他关注到的,是壁画的起?#20303;?#24320;裂?#20219;?#39064;。

          久而久之,他了解到壁画的价值,进而对莫高窟的管理、保护工作愈加用心。2014年,王旭东接任敦煌研究院院长。

          资料图:王旭东。敦煌研究院 孟捷 摄

          从耳濡目染到发自内心的敬畏

          为什么后来会渐渐?#19981;?#19978;敦煌文化?

          王旭东后来对?#25945;?#35828;,是耳濡目染。

          “因为我就住在莫高窟,经常在洞窟里转,周围的同事也都是研究敦煌文化的专家,慢慢地,你就会?#26377;?#24213;里产生要了解它的欲望。”

          于是,王旭东开始阅?#26009;?#20851;书籍,向同事们请教,进洞窟的时候,也开?#21450;?#30446;光聚焦在壁画上。

          资料图:2018年5月16日,壁画修复师修复莫高窟130窟起甲壁画。 南如卓玛 摄

          “我了解到?#29004;?#26102;代的彩塑、壁画,其风格以及技法都不一样。而且,在?#29004;?#30340;社会背景下,它们表现的思想也?#29004;?#25105;越来越觉得其中的学问太大了,内容实在是太丰富了。从那个时候起,我对敦煌文物才有了发自内心的敬畏。”

          慢慢地,王旭东觉得,敦煌石窟不再只是石头、泥巴,“它们是有生命的”。

          最大限度延缓文物“衰变”

          但石窟的生命终究有限,如何更好地保护、传播敦煌文物所承载的文化,成了?#22797;?#25958;煌人面临的问题。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时任敦煌研究院院长樊锦诗便提出了“数字敦煌”的概念,敦煌研究院在国内文博界率先开展文物数字化工作。

          资料图:2018年8月6日,通过数字化采集后打印展出的大幅高保真莫高窟复制壁画320窟“散花飞天”?#26009;?#25958;煌。 杨艳敏 摄

          王旭东曾说,保护是在和时间“赛跑?#20445;?#24076;望最大限度地延缓文物的“衰变”。

          在王旭东任院长期间,“数字敦煌”逐渐成为现实。

          据报道,目前,敦煌研究院完成了150个洞窟的数字化信息采集,已有30个洞窟能在“数字敦煌”网站上免费三维立体呈现。据说,其中的高清图像比到洞窟现场,借着手电筒光看得还要真?#23567;?/p>

          资料图:莫高窟游人如织。王斌银 摄

          不过在王旭东看来,数字化手段保存文物还只是第一?#20581;!?#35201;通过运用数字?#38469;?#20026;参观者带来?#29004;?#30340;体验,尤其是吸引年轻观众的关注,让年轻人以全新的方式,接触和认识传统文化。”

          也是在王旭东履新敦煌研究院院长的那一年,研究院开?#38469;?#26045;莫高窟旅游开放新模式:以网络预约为基础、分时段参观为措施、数字?#25925;?#32452;合实地参观为内容。

          资料图:“数字敦煌”项目采集莫高窟61窟。 敦煌研究院供

          今年3月,王旭东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21271;?#31034;,敦煌研究院将根据需求与微软、腾讯、小?#20303;?#20122;马逊、华为等公?#31350;?#21551;了?#29004;?#31243;度的合作,一方面做保护,比如将石窟文物数字化;另一方面,把敦煌文化推介和传播出去。

          在他看来,要让文物“活”起来,保护是基础、研究是核心、传承弘扬是目的。“通过保护,最终要将文化遗产赋存的丰富而又多元的价值呈现给公众,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它,从中汲取营养。这就是我们保护、研究、弘扬要平衡发展的基本思考。”

          资料图:2017年5月8日,2017联合国中文日活动“丝路-敦煌壁画精品艺术展走进联合国”展览在维也纳联合国大厅开幕。敦煌研究院向联合国机构赠?#22303;?#25958;煌壁画高保真复制品。 张伟文 摄

          “我们已经做好了走向国际的准备”

          在接受采访时,王旭东不止一次提及,20世纪90年代初,在一次敦煌举办的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美国盖蒂保护研究所资深首席项目专家内维尔 阿根纽的一句?#21834;?#33707;高窟文物保护现在是由我们来做,但也希望你们参与进来,迟早是要交给你们自己做的”。

          事实上,在国?#24335;煌?#26041;面,敦煌有着“先天优势”。

          20世纪初,敦煌石窟由西方考古学家、探险者发现。而当时国内文物保护不力,不少敦煌文物流散国外。

          可以这样说,要研究敦煌,就一定要面向国际。

          资料图:2018年,王旭东(右)参加平?#25509;?#22827;丝绸之?#35775;?#26415;馆文物展。杨艳敏 摄

          王旭东认为,合作不能是寻求简单的资金?#22270;际?#25588;助,而是要通过合作培养人才,这样才能拥有一支长期坚守大漠的人才?#28216;欏?/p>

          2018年初,王旭东用了“立足敦煌,走向世界”总结此前一年的工作。

          “向世界,就是要把敦煌放在世界文明交流互鉴的大背景?#24405;?#20197;考量,要主动走出去,要加大人员交流,让更多国家的人们了解敦煌进而走近敦煌,为一带一路人文交流贡献敦煌文化的力量。”

          同时,王旭东也曾表示,“我们也已经做好了走向国际的准备,希望能?#35805;?#21161;那些需要帮助的国家和地区开展古代壁画和土遗址保护项目”。

          他说:“长期的国际合作也告诉我们,在全球化时代,帮助别人时要秉持一颗真诚的心,要有包容、宽广的胸?#24120;员?#25252;人类文化遗产为使命,不要有太多的功利性。”

          “文创产品要能看到文化的力量”

          在敦煌研究院院长的任上,王旭东曾很罕见地谈到故宫,涉及的话题是近年大热的文创产品。

          资料图:2017年临近“五一?#20445;?#25958;煌研究院推出《敦煌壁画内和壁画外的劳动者》微信特辑。图为当代著名工笔人物画?#36951;?#32092;兹1954年作品《石窟艺术的创造者》。 敦煌研究院供图

          2017年有记者问王旭东,故宫等博物馆的文化创意非常火爆,敦煌在这方面有什么想法?

          王旭东的回答是,“莫高窟的价值和故宫的价值不一样,我们一定要做基于莫高窟文化价值的文化创意,故宫的成功不能复?#39057;?#25958;煌来,但他们的经验可以借鉴”。

          应该说,在这次采访中,王旭东表现出的对于敦煌文创产品的态度是谨慎的。

          他说:“莫高窟背后更多是佛教文化,是?#29004;?#25991;明交融荟萃的多元文化,要有不一样的创意,就需要跟社会设计机构和?#25918;?#32852;合,但是联合也是有?#35759;?#30340;,不是一件简单的合作。就是要?#25918;?#35774;计师真正地了解敦煌,充分并且深入地理解敦煌文化艺术,这需要时间、耐心和文化积淀,这就要求我们不要太急躁。敦煌文化?#20013;?#20102;一千年,一旦太急、做偏了,那就完了,要挽回是很难的。”

          资料图:为敦煌守护者在修复壁画。 敦煌研究院供图

          王旭东也曾指出,与生活相关的创意产品,要了解市场,了解民众所需,同时也要引导,而不是公众要什么就给什么。“我们要拒绝?#36864;住?#23194;?#20303;⒂顾?#30340;东西,要做对美好生活有推动作用的文化产品,潜移默化去影响公众。”

          他希望敦煌的文创产品不仅要让公众有“美的享受?#20445;?#21516;时还要“能从中看到一?#27835;?#21270;的力量”。

          “莫高窟一千多年的营造史,也是中原文明和波斯、印度、希腊文明等多元文明的千年交融史,反观今天,我们是不是也应?#23391;?#20114;尊重、沟通交流,从而?#32428;?#19968;?#27490;?#27867;接受的文化形态?”

          如今,从大漠来到故宫,王旭东这位故宫新“掌门”引人期待。

        (责编:鲁婧、赫英海)
        浙江20选5中奖规则

          <strong id="o7olu"></strong>

              <kbd id="o7olu"></kbd>
              1. <strong id="o7olu"></strong>

                    <kbd id="o7olu"></kb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