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o7olu"></strong>

        <kbd id="o7olu"></kbd>
      1. 尺素情怀——学人情怀尺素间

        童凯思

        2019年04月10日09:17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学人情怀尺素间

          冯友兰致李伯嘉信

          王国维赠朱自清蓼园二绝句条幅

          陈寅恪先生悼念王国维先生的挽联底稿

          1927年6月1日,王国维参加清华国学研究院第二班毕业生师生叙别会,午后访陈寅恪。次日上午,他独自来到颐和园鱼藻轩前,自沉于昆明湖。其遗书云:“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事变,义无再辱。?#27605;?#24687;传出,举世震惊。在王国维的灵堂中,陈寅恪独行三拜九叩之大礼,并有挽联送悼:

          十七年家国久魂销,犹余剩水残山,留与累臣供一死;

          五千卷牙签新手触,待检玄文奇字,谬承遗命倍伤神。

          此联?#24576;觶?#26102;人交口称赞,推为挽联中之绝品。

          ?#25163;?#20210;春,玉兰绽放。正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展出的“尺素情怀——清华学人手札展”中,观者可一睹陈寅恪手书之底稿,以及其他共130位学人的手札。前贤遗墨,片语吉珍,如尺牍缄札一类,非得?#23383;?#20316;者手迹,方能体会其中温度。

          非守旧,实为赓续文化命脉

          以陈寅恪的这副挽联而论,其中的“累”“玄”二字,简体字已经难以复其原貌,而陈在手札末尾分明亦有所强调,字旁加圈者有“累”“玄”两字,“累”字若写成这样恐人读仄声,“玄”字若写作那样则有犯庙讳,“求书时注意及之”。这般讲究在今人看来或许陈腐,但在寅恪先生则别有深意存焉。因为王国维曾在遗书中委托陈代为整理书籍,?#35782;?#32852;句中有“五千卷牙签(指书籍)”“谬承遗命”之说。

          要紧的是,正如王国维之死并不像一般庸常之辈理解为遗老殉清之类,陈寅恪要承继的,当然也不仅仅是那五千卷藏书。在写给王观堂(编者注:即王国维)先生的挽诗词中,寅恪先生一再痛感“文化神州丧一身?#20445;?#21017;此文化精神所凝聚之人,安得不与之共命而同尽?#20445;?#20869;中的?#36865;?#19982;共鸣,已经揭橥了王国维之于华夏文化的生命意味,?#21442;?#24847;间预示了自己将要担当的命运。明乎此,才能读懂面对日后的变局,陈寅恪何以冷眼事外,以惊人的顽强壁立千仞,他要赓续的不仅是岌岌可危的文化命脉,还有深蕴其中的人格力量和思想境界。

          今人谈论王国维与陈寅恪,多源于学术上的高山仰止,而对两人的眼界、精神所抵达的深邃与高远,则大多茫然,更遑论亲近二者的生命状态。有趣的是,两位巨子灵魂上的契合,首先不在时人以为的“守旧?#20445;?#32780;在于他们对中国数千年文化之痼疾的明察。比如王国维早有感慨,“我国无?#30475;?#20043;哲学,其最完备者,唯道德哲学与政治哲学耳。”?#28825;担?#20013;国文化历史上,“美术之无独立价值也久矣”。陈寅恪亦有此洞见,“中国之哲学美术,远不如希腊。不特科学为逊泰西也。但中国古人,素擅长政治及?#23548;?#20262;理学,与罗马人最相似。其言道德,惟重实用,不究虚理。”他们所说的“美术?#20445;?#20854;实指的是“美学”。

          很难想象,如?#24605;?#38160;的价值批判,出自两个?#27492;?#25265;残守缺的“遗老?#21271;?#19979;。惟有认识到他们对于?#30475;?#21746;学与美学的高度推崇,才有助于?#39056;亲?#36817;二者的作品和内心世界。

          非相悖,与西方学理相融无间

          “尺素情怀”主题虽在“清华学人手札?#20445;?#28085;盖的内容早?#27529;?#36234;清华一所学府,几乎囊括了百年历史上一多半的士子精英。

          相较北大的?#23610;?#39118;云,清华要沉静得多。若非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赵元任以清华国学研究院四大?#38469;?#30340;名义重现视野,不少人或许不知道清华还有过国学研究院。如今,四位?#38469;?#20197;及众多前辈的手札和遗像,赫然在目,俨然一个个无比鲜活的生命。

          尺牍、函札,原?#23616;?#22312;实用,后竟演发出一种独立的文体甚至书牍文学,自先秦及清,蔚为大观。它是散文和小品文的姻亲,又有一?#33258;?#23450;俗成的格式和行款,比如上下款的称呼、?#26469;?#30456;传的习用语等。试看曾在北洋政府任教育总长的傅增湘致瞿启甲(晚清四大藏书楼主之一)的信函:

          秋间放棹珂乡,饱阅琅嬛秘籍,书缘眼福,冠绝平生。又复饫领盛宴,?#34892;?#20309;以。

          寥寥二三十言,两位学者的斯文?#21028;耍?#24444;此的家世交游,跃然纸上。

          再看周诒春如何婉谢时任清华大学校长曹云祥欲聘他为“清华大学筹备顾问?#20445;?/p>

          接奉惠书,敬审贵校有改办大学之举,重承不弃,笼以筹备顾?#21097;?#34394;衷盛谊,感纫何言。

          ?#20260;?#26159;典重而稳健,知进退,守礼数。

          ?#25991;?#20110;先贤手书,最可惊诧的便是文言尺牍竟有这般弹?#38498;?#29983;命力。那些西方学理完全可?#38498;?#21476;文的雅洁并行不悖甚至相融无间,汉语的能量、门类,也由此大大拓展了。举凡数论、微积分、地质、考古、化学、机械学、经济学、逻辑史,无不可以纳入清华学人的谈说范围,可谓洋洋大观,包罗万象。而?#19968;?#39064;由专业之外,兼及国家政治,友朋往来,个人遭际,风物人情,风格或骈或散,或雅或俗,信手拈来,多所变通。彼此研究的领域或有霄壤之别,但写家于文白之间的余裕,?#38498;?#35821;的挚爱与惜护,则字斟句?#33579;?#21382;历可见。古老国家即便面临巨大转型,成熟的语言亦能自具调节功能,为汉语书简注入新的声色。

          非快餐,文学形式吁求多样性

          很难知晓,前往展馆的观者有多少人在意这些手札传递的密码,或曰,这是小事吗?

          相信自?#36164;?#24800;于私塾教育的胡?#21097;?#20889;一封那样浅白的书信,无疑需要莫大勇气;亦须知熟谙西方经典的王国维和陈寅恪,偏要守千年古文的老规矩,其实更具远见卓识。

          清人孔尚任在给友人的信中说,“盖尺牍一体,即古之辞命,所云使四方能专对者,实亦原本风雅。人但知词为诗之余,而不知尺牍亦诗之余也。”这是古人第一次将尺牍和诗?#23454;攘科?#35266;。在跨度百年的“尺素情怀”展中,清华学人将尺牍?#27531;?#24471;诗情烂漫。一些自称于诗词之道“生?#20037;?#22806;汉”的科学家亦操?#35782;?#21535;,譬如在电化学、生物化学领域?#30002;?#26377;建树的黄子卿,在上?#20848;退?#21313;年代就有呈梅贻琦校长的诗稿:

          鼙鼓声中燕市惊,江关萧瑟一身轻。

          六年颜巷同瓢饮,风雨鸡鸣最怆情。

          水木清华一梦间,梅花细雨忆关?#20581;?/p>

          玉京本是仙游地,汉使乘槎八月还。

          从一个电视电邮、微博微信,以及?#21482;?#20844;众号所营造的语言场,忽然跳回“尺素情怀”的时代,笔者尴尬在于,时时感到自己形同野蛮人。前人的手泽如同一道温煦的风景,让人如沐春风,却?#21442;?#20197;自处。如果你期待的信息,是几句话就能明了主题,甚至一个表情符就能满足一?#26657;?#37027;绝无可能从这样的展览中获得任何滋养。甚至陈寅恪毕生坚持的书写,在现代人看来也只像一个古董或?#27835;鎩?/p>

          这可能是?#21451;?#22797;到王国维最担心的事情,他?#20146;非?#30340;古雅,其实是?#27425;?#25991;学形式的多样,以及多元形式中的秩序感。

          返回历史与文化的十?#33268;房冢?#20070;札原就是一?#27490;?#22312;自由的文体,一般?#38469;?#38543;事敷文,脱手而成,不容作者有过多的修改和雕?#21361;?#27491;当中西大潮碰撞之际,写家的笔底毫端,就有了唐宋人难以想象的社会情状。而作者的?#34164;?#20030;止、音容笑貌,也比明人小品更多了一层活泼的真性情。

          它们如同古宅大院之外的青苔与野花,自在分?#36857;?#24675;意盛开。

          展览信息

          尺素情怀——清华学人手札展

          展览遴选了自清华建校以来且今已作古的130位有重要学术?#27605;?#25110;社会影响的清华学人,原则上每人撷取一件手迹作品,或信札、日记,或笔记、文稿,或题跋、对联、条幅,甚至?#27424;?#25968;单、课程表,不论先后轻重,以其生年为序,陈其手泽,勒其生平,释其文字,述其缘由,以窥百年以降中国学人杰出代表的所思所想。即便只?#20113;?#35821;,已足够令后人心动不已。

          展览时间:3月22日——4月28日

          展览地点: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二层4号展厅

        (责编:鲁婧、赫英海)
        浙江20选5中奖规则

          <strong id="o7olu"></strong>

              <kbd id="o7olu"></kbd>
              1. <strong id="o7olu"></strong>

                    <kbd id="o7olu"></kb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