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o7olu"></strong>

        <kbd id="o7olu"></kbd>
      1. 胸有真性情 方得形式美

        王建南

        2019年03月28日09:30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胸有真性情 方得形式美

          《双燕》

          《狮子林》

          《大昭寺》

          时值吴冠中诞辰100周年,已步入尾声的“风筝不断线——吴冠中百年诞辰收藏大展”携40余件吴冠中水墨及油画佳作,在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静候热爱艺术的人们。

          在吴冠中长达70年的艺术生涯中,他不但有力地推动了油画本土化的进程,而且在中国现代水墨领域进行了卓有成效的艺术?#23548;?#26412;次展览除绘画外,亦展出吴冠中部分手札,从文?#20540;?#32472;画,或可更好地了解其艺术思想脉络。

          ?#24050;?#20855;象与抽象的关联点

          “风筝不断线?#31508;?#21556;冠中一句名言。他曾说,抽象成了某一艺术形式,但仍须有一线联系着作品与生活中的源头,风筝不断线,不断线才能把?#23637;?#32773;与作品的交流。

          在他创作于1988年的《狮子林》中,画面五分之四以上的空间被太湖石所占据,游走的线穿插迂回,极尽线的表现韵味,与散布其间的彩色斑点,构成了纯粹抽象的表达。当观众陷入不知所措之际,右上部假山之上露出的亭榭与游廊一角,画下方一泓池水,倒影涟涟,浮萍与游鱼,点缀其上,把观众从抽象的意味中一下子拉回到具象的意境。这出其不意的抽象之美如同飘荡在高空的风筝,自由而奔放;而小桥、亭榭与游廊,就是联结风筝与大地的那根线。吴冠中总能在具象与抽象之中找到最恰当的切入点。

          展品《双燕》同样将西方的构成与东方的情致包容其中。在江南的黑瓦白墙上,吴冠中发现了平面分割的?#26053;兀?#36890;过巨大的白墙与黑色门洞的组合,横向的长线与纵向的短线,形成强烈对比,达成了画面的协调与均衡。毫无疑问,他借助《双燕》系列,巧妙地回应了荷兰抽象大师蒙德里安对于几何形式感的极致追求。尽管在创作上受惠于蒙德里安,但吴冠中认为,蒙氏的作品欠缺情意的表达,而自己的《双燕》“明确表达了东方情思,即便双燕飞去,乡情?#24266;弧薄?#27178;与直、黑与白的对比美,固然引人注目,而盘旋在屋檐之上的两只燕子的身影,更表达了游子对于?#27663;?#26080;限的眷恋。这一条传情达意的线,将画家的心绪与观者连在一起。

          写生与传统是其绘画之源

          艺术的灵感来源于生活,吴冠中最重?#26377;?#29983;,一生踏遍祖国的山山水水。他像那个风筝,写生是他保持与大地联络的那条线。

          他常常背着画架到处选景,移?#25945;?#28023;般地重新组织画面,如何在画布上串起最美的景致,是吴冠中固定不变的追求。他曾经冒着新疆高达四十多摄氏度的气温,挥汗在高昌和交河两座故城的泥墙之间寻寻觅觅。他曾经摸黑起床,背着笨重的画具、雨具和干粮,在井冈山中爬数十里山路,只为?#24050;?#19968;个最佳取景点。在长达四十多年的写生岁月中,他引发过很多当地人诧异的目光:这人是干什么的?背着小木箱和小包袱,脚步时快时慢,走走停停。时而失望地摇头,时而激动得面露笑容。于是有人猜他是勘测队?#20445;?#26377;人说他是修伞的,有人认定他是收购鸡蛋的。鲜少有人将又黑又瘦的他看作是画者。吴冠?#24615;?#22810;次谈到写生情结源?#28304;?#20316;对情感的需求,只有投入到大自然的怀抱之中,创作灵感才会源源不竭。

          学习传统是吴冠中另一条保持艺术活力的生命线。一幅创作于1977年的《虚谷是师》充分体现了他对于中国传统绘画的重视与深入挖掘。他曾言,虽然相隔100年,生活在清末的画僧虚?#28909;?#26159;他特别想见面的人。虚谷的画在整个晚清的花鸟画作品中独树一帜。他特别注重线条的韵律美,常常将传统绘画中已成为固定表现方式的线条一?#27835;?#20108;,以其特有的顿挫韵律赋予了物象?#24863;?#30340;美?#23567;?#22312;杭州国立艺专上学期间,吴冠?#24615;?#28504;天寿先生引领下初识虚谷之画,此后岁月中,他曾多次临摹其画作。这幅名为《虚谷是师》的临摹作品上,有一只?#23376;?#32469;着一块顽石在悠游,壳盖上呈现出来的多块六边形,组合成一?#30452;?#26679;的形式美,被独具慧眼的虚谷发现并绘入图中。同样钟情于形式美的吴冠中体会到虚谷利用几何图形探索绘画形式中的趣味性,此后多有借鉴。

          拒绝纸上的笔墨游戏

          除了虚?#26085;?#20301;素未谋面的大师之外,在吴冠中的艺术生涯中,还?#20197;?#22320;遇到了20?#20848;?#26497;具创新能力的前?#24425;?#38271;,如林风眠、潘天寿、吴大羽?#21462;?#20182;曾多次撰文纪念这三位?#38469;Γ?#26412;次展览特设专柜陈列其悼念林风眠的文章手稿。

          展柜中有一篇文稿引发了上?#20848;?0年代整个艺术圈关于“笔墨”的大讨论,它就是《笔墨等于零》。吴冠中一再强调形式美,然而他批评一味追求笔墨趣味的风气,明?#20998;?#24352;内容才是笔墨形式的指?#24433;簟?#20197;最具吴氏风格的江南水乡题材为例,乡情与故园,是他一生难忘的记忆。展厅里有他的写生作品?#29420;?#26449;院落》与?#38431;?#33337;》,表面上是粗线与细线的勾勒,实际上在背后隐含着画?#20381;?#32463;过的艰苦岁月。1970年,吴冠中被下放到河?#31508;?#30340;李村劳动,在被剥夺画画权利的环境里,他只能目识心记所见美景。而?#38431;?#33337;》更是勾起了他对?#30422;?#30340;深沉回忆。当年的?#30422;?#27491;是划着借来的小船,?#36864;?#21040;无锡去参加师范入学?#38469;裕?#24453;考中之后,又是划着同一艘小船?#36864;?#21040;学校报名入学。因此,吴冠中一生最爱画小渔船,无论笔墨的深?#24120;?#37117;寄托着他的深情。他十分反感那些纸上的笔墨游戏。

          当笔墨被艺术家赋予了情感之后,多变的笔墨?#35760;?#24212;成为所有画家努力磨砺的目标。其1961年创作的油画《大昭寺》中,大昭寺的墙面、砖瓦、帐篷、地面与天空,通过准确到位的简练平涂,既交代了物象的形体,又突出?#29228;?#20102;质感,把视野中的具象之物转化为自己的一整套艺术表达语言,进而步入随心所欲的形式美?#36784;紜?/p>

        (责编:鲁婧、赫英海)
        浙江20选5中奖规则

          <strong id="o7olu"></strong>

              <kbd id="o7olu"></kbd>
              1. <strong id="o7olu"></strong>

                    <kbd id="o7olu"></kb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