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o7olu"></strong>

        <kbd id="o7olu"></kbd>
      1. 名师谈艺:保持艺术新鲜度

        韩天衡

        2019年02月25日09:0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上善若水(篆刻)
          韩天衡

          艺术的经典是永恒的,然而,经典又总是有保鲜期的。

          清人赵翼曾从文艺发展史的角度洞察:“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历史在前行,审美在演化,创作者在求索,后人在期待,故而,既往的经典虽是永恒的,但其“新鲜”也是有限的。

          明末汪关借鉴汉印及元朱,开创了精妍雅逸的印风。?#20307;?#20197;?#29992;?#21476;厚的情调出之。嗣后,丁敬以古拗生拙的印格,横空出世。接着,邓石如以书入印,以婉畅流美的新腔,气压万夫。清末吴昌硕纵横捭阖、雄恣壮伟的作为,名扬印坛,而几乎同?#20445;?#40644;士陵则以其光洁清纯的面貌,惹人瞩目。

          ?#40092;?#21360;坛巨匠个个独领风骚,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但其作品的“新鲜度”却在随着时间无情削减。作为人类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艺术应有新的创造,才能有大别于前贤的新品种、新风味和新鲜度。

          “新鲜”与“创新?#20445;?#20108;者有一字之别却相去甚?#19969;?#24403;今,一些印人努力创作出某些颇见“新鲜”的作品,它们也许是“创新”的前奏,却缺乏艺术要件的滋养、充实,必会昙花一现而凋谢。从本质上讲,真正“推陈出新”的作品,才?#39057;?#19978;开生面、领风骚,才是“新鲜”的创新。

          鸟虫篆,是滥觞于周秦时期仅见于印?#24405;?#20598;见于铜器、铜剑上的文字。鸟虫篆印的基调接近清丽静逸,而又别致得像花腔女高音,正是印人想换换“口?#19969;?#32780;出现的一道新鲜佳肴。它有趣的特色是对篆字的笔画、偏旁以龙夔虫鸟之类的动物作变形进行衍饰附加,是基于做加法、做乘法的艺术劳作。这几十年来,就鸟虫篆印创作来说,印人众多,习作亦丰,而考察其成绩,大多还未能实现“新鲜”的创新,如何?#40644;普庖黄烤保?#25105;认为应注意以?#24405;?#28857;。

          其一,树有根,水有源,创作鸟虫篆印,务必要潜心研习上古鸟虫篆文字。周而复始,自有常学常新,固本健体之效。今日鸟虫篆资料之丰富令前人艳羡,亦是我等后来者的福分。上古鸟虫篆文字,点划造型浪漫,变化多姿,风情万种,是古人呕心沥血、精心锤炼的成果。博取遍览,或临或摹,或读或记,目识心悟,得其奥窍,裨益无穷。

          其二,鸟虫篆印,当以有据有本的篆?#27835;?#36733;体,用?#27835;?#35770;是采自甲骨、金文、小篆还是谬篆,都宜求正确、少讹误。诚然,艺术、美术那浪漫宽泛的本心,多少区别于严谨不二的学术文本,少许做些变相而无伤本旨的处理,是不必厚非的。《中国书法大字典?#20998;校?#19968;个单字能表?#27835;?#20960;十种相貌乃至结构大异的书写形体,正是历来诸多书家自设?#28304;?#32780;逐渐增添的体貌。但是,荒诞的信?#35270;社幀?#33258;我编造绝不应提倡。母体有据,饰而美之,艺术、学术兼优,也易赏者释读,此为“万变不离其宗?#34180;?#26080;据地杜撰造字,乃至背离美感地萦绕盘曲,还沾沾自喜为“?#25991;砍一場?#30340;离奇花俏要不得。读鸟虫篆印,应好似邀观者猜哑谜,诱人上心着意,但一定要设有柳暗花明、忽地令人开朗、开怀的谜?#20303;?#26377;深度的迷蒙,绝非浅薄的糊弄。

          其三,以优雅且形变的鸟虫一类?#31508;?#31686;字时需知,?#31508;?#24182;非挤?#25671;?#26367;换原字的形体。精心美饰,不是脱胎换骨。字,毕竟不是画,主次是不可颠倒的。作为美饰的众多鸟虫夔鱼等物种,形态不宜也不应是写实和?#26222;?#30340;,要善于提?#26460;?#32553;物象,发?#27704;?#28459;变通力,化一为十。多接触商周铜器上变形奇诡到出神入化的人物、禽兽?#38469;危?#26377;助于拓展艺?#24120;?#21152;?#21051;?#28860;能力。

          其四,勿犯缠绕过度、叠床架屋之?#20303;?#40479;虫篆印决定了它不能摆脱描龙绘凤、极尽添饰的属性,但?#21713;觥?#33436;?#21360;⒂等?#26495;滞、纤巧、?#37011;?#30342;要尽力避免。鸟虫篆印,在浓妆艳抹之际,尤当注意在加法里做减法,在乘法里做除法,不蔓不枝,虚实相?#24120;?#26041;显出金刚手段。创作鸟虫篆印,理当绕萦不失庄严,迂荡不失筋骨,气满不失神清,妩媚不失内质。既经营于“?#25303;?#29983;有?#34180;?#23610;水兴波?#20445;?#21448;落实?#20581;?#28165;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34180;?#22914;此高标准,当然难达?#20581;?#28982;而,“难”正是曼妙艺术的特质和魅力所在。

          其五,重视对用?#19969;⒃说都记?#30340;理解、?#24418;?#21644;把握。篆刻艺术,忽视、藐视、蔑视用刀,都是观念上的大碍。“篆刻”一?#26159;?#26224;表明,“篆”虽重要,但若失于“刻?#20445;?#20309;来上佳的“篆刻?#20445;?#21360;人七寸钢刀在握,妙在令线条柔而刚、畅而涩、圆而?#20581;?#20581;而韧,乃至有“折钗股”般丰满的书?#38180;小?#25105;以为应强调刀之角、?#23567;?#32972;兼使,?#23567;?#25259;、勒并用,刀作笔使、?#21987;?#36816;锋,在流动中求古淳,在盘搏中见空灵。如行云流水,若轻烟缭袅,让刀在窄迫到方寸的八卦阵里舒心畅达地环游。?#35782;?#32493;则意味长,刀生韵则其味厚,印空灵则其味鲜,以期生大自在,得真烂漫。不过,“刻”毕竟是“篆”的后继,再精妙的用?#37117;记桑?#20063;只是创作中的一环。刀法永远不可能越界去弥补此前配篆与章法上的缺失。篆之失,是本之失。因此,要创作一方出色的鸟虫篆印,先得下大气力推敲配篆和章法。我至今还存有一印的构?#20960;澹?#20808;后修改了五十三次。九朽一罢,知?#36164;?#40657;,抒情畅神,始终是第一要义。

          其六,要思路活?#23613;?#25954;于尝新,力避老调重弹,千印一面。鸟虫篆印中有近似而内质不同的百般风味,喻之以佳茗,即有龙井、猴魁、冻顶种种之别,滋味各异。因此,创作鸟虫篆印,切不可凝固、止?#25509;?#19968;腔一调一式。我创作鸟虫篆印,在配篆及章法上,往往不是按老例先设框架、模式去套用,而是先着眼去玩?#24230;?#21360;的印文。印文,始终是这方印的真正主角。汉字本身个个有体姿,更有性情、生命。由印文生发出?#24418;?#21644;情趣,从而作鸟虫的提调、佩饰,追求一印一世界,一印一风情的诗心表达,与丹青里的“应物象形”和“随类赋形”相似。譬如创作三字印?#20445;?#24212;由“字”生发,灵变而合理地营造错综复杂的矛盾冲突,其间系铃解铃,巧妙地将矛盾和谐化解。

          其七,跳出圈子,广采博取。创作鸟虫篆印只是今人“推陈出新”征途上多元、多向探索中的印苑一格,是繁星中的一颗,而非唯一。若单?#27704;?#20195;鸟虫篆里去讨好处、?#26434;?#20859;是远远不够的。兼习?#24825;?#20004;汉玺印,遍览明清百家佳作不可或缺。若狭隘地偏门专攻,则?#26032;?#31364;道险,内涵空泛、贫瘠之虞。作为印人,还当会十八般武艺,读书、赏古、善书、擅画,乃至像张旭、?#20056;?#33324;用心观察生活,打通艺心,才能印外求印。否则,长期仅作鸟虫篆印,其固有的缭?#21697;笔?#30340;习气,将有碍自身进行风貌多元的印艺创作。

          喜看当前印坛,鸟虫篆印的创作方兴未艾,众志成城,持之以恒,丰收?#21892;凇?/p>

              

          韩天衡,1940年生于上海,祖籍江苏苏州。擅篆刻、书法、中国画、美术理论及书画印鉴赏。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名誉院长、上海市书法家协会首席顾问、西泠印社副社长等职,是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海?#40092;?#27861;”代表性传承人。曾获上海文艺家荣誉?#34180;?#20013;国书法兰亭奖等。出版有《中国印学年表》《天衡印话》《韩天衡篆刻精选》等著作。


          《 人民日报 》( 2019年02月24日 08 版)

        (责编:?#34411;骸?#36203;英海)
        浙江20选5中奖规则

          <strong id="o7olu"></strong>

              <kbd id="o7olu"></kbd>
              1. <strong id="o7olu"></strong>

                    <kbd id="o7olu"></kbd>